栏目导航

news

旅游新闻

主页 > 旅游新闻 >

落难的贵人鸟:12亿逾期债务无解 或难逃退市危机_财经

发布日期:2020-06-24 02:4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连亏两年的贵人鸟能否死里求生,关键在于能不能及时化解债务危机和提振业绩。

在6月20日公司回复上交所问询函中,面对逾期近12亿元的债务规模,公司尚没有明确的解决办法。

截至6月13日,公司累计被冻结资产账面价值16.55亿元,占最近一期经审计资产总额的42.10%。

在债务、退市双重危机之下,公司今年一季度业绩由盈转亏。

贵人鸟还能飞得起来吗?

近12亿债务待解

相比安踏(02020.HK)顺风出海,李宁(02331.HK)重新崛起以及乔丹体育鏖战IPO,曾一度辉煌的晋江鞋服品牌*ST贵人(603555.SH)境况已是大不如前:2018年和2019年,公司分别净亏6.86亿元、10.18亿元。

对公司来说,当前最为棘手的是,两笔逾期债务和逾期银行借款亟待解决。

2019年11月、12月,14贵人鸟公司债券、2016 年度第一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(下称:PPN)先后到期,公司深陷亏损泥潭,未能如期完成兑付。

斑马消费梳理显示,截至目前,14贵人鸟公司债券余额6.47亿元,PPN余额5亿元,另外还有逾期银行借款3459.21万元,上述3项逾期债务本金合计约11.82亿元。

债务难以及时兑付,主要是公司融资渠道严重受限,导致偿债能力持续恶化。

截至今年一季度末,公司货币资金1598万元,短期债务升至12.55亿元,资产负债率为91.74%。

屋漏偏风连夜雨。6月13日,公司披露,厦门中院裁定国元证券申请的以人民币8426.68万元为限,保全贵人鸟公司的相应财产。起因是公司未在2019年11月12日向PPN持有人兑付本息。当日公告中披露,公司累计被冻结资产账面价值16.55亿元,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资产总额的42.10%。

*ST贵人仍在积极寻找“出路”。

6月20日,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中称,公司正通过和债权人谈判获得谅解。截至目前,剔除个人投资者,14贵人鸟债券已经签署债务和解协议0.39亿元,占总债务的5.96%;PPN签署和谐协议1.70亿元,占其总额的34%。

随着相关资产被冻结,公司主要以谈判等形式解决债务危机,尚难拿出较大的“砝码”。

连亏两年,如何保命?

新的一年,*ST贵人恶化的经营状况仍未得到缓解,今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.73亿元,同比下降66.92%,归母净利润-2.01亿元,较上年同期由盈转亏。

今年的经营业绩好坏,对公司来说至关重要。

斑马消费梳理发现,受制于流动性危机,公司主营业务经营政策执行放缓,加之行业放缓和市场竞争加剧,主品牌“贵人鸟”品牌销售增长有限,2018年-2019年分别实现销售额10.98亿元和11.10亿元。

除了主品牌外,公司引进两年的新品牌AND1和PRINCE市场布局被迫滞后。

AND1和PRINCE分别是国际知名篮球和网球装备品牌,*ST贵人在2017年前后,耗费巨资将这两个品牌商标运营权或商标资产所有权收入囊中。

公司原计划2018年推出产品,因缺钱导致研发投入有限。当年,AND1新开5家店铺,生产以委外加工为主,PRINCE尚未推出具体产品。

至2019年,AND1店铺共计12家,加盟代理店铺1家。PRINCE执行的经营策略更为低成本,即先行在两家线上平台上销售试运营。

公司的策略是“贵人鸟”+ AND1、PRINCE两个品牌,类似安踏执行的安踏+斐乐等多品牌运营。

不过,AND1和PRINCE品牌的业务与“贵人鸟”目前的业务类似,且国内消费者对两个海外品牌的认知和接受还需要一定周期,运营是否成功存在不确定性。

这两个新品牌分别由安德万(上海)商贸有限公司和王子(上海)体育用品有限公司运营。启信宝显示,两家公司均为公司子公司,分别在2018年1月和5月设立。

AND1和PRINCE品牌似乎来不逢时,流动性困境让公司在广告费用、员工以及渠道上进一步压缩。

2019年,公司广告费用1746.35万元,同比减少45.29%,这已是公司连续3年对广告费压缩。

最近两年,*ST贵人一直在推进店铺类直营(联营)合作后加强渠道管控,2018年和2019年分别净关店857家和515家,截至2019年末,公司终端店铺数量为2358家,同期员工同比减少11%,且工资发放时间有所延后。

Power by DedeCms